摄影家走进艾滋病患者的残酷生活

2011-12-6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2010年,当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评委会主席罗伯特·布莱基从来自32个国家的183份摄影作品中找到“茱莉”时,“属于达茜的历史时刻终于到来”。10月20日,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评委会宣布,第31届尤金·史密斯摄影奖年度大奖由美国独立摄影师达茜·帕蒂拉和她的“茱莉的故事”获得。布莱基评价说:“这是一个有关两个非凡女人的伟大作品,达茜·帕蒂拉用一种震撼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美国当代社会问题的深深忧虑。这就是尤金·史密斯留给我们的全部遗产,用人道主义的情怀去记录和拍摄。”

  图为茉莉竭力安抚哭泣的孩子,摄于1995年。

  在过去18年,达茜以艾滋病感染者茱莉为主角,拍摄了一系列有关家庭、艾滋病、嗑药、滥交、贫穷、降生与死亡、骨肉分离与家人重聚的纪实作品。评委会主席罗伯特·布莱基评价说:“这是一个有关两个非凡女人的伟大作品,达茜。帕蒂拉用一种震撼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美国当代社会问题的深深忧虑。”

  “18岁的茱莉赤足,睡衣松松垮垮,怀里抱着出生仅8天的婴儿。她住在旧金山市声名狼藉的贫民窟——SRO区,茱莉和杰克,也就是婴儿的生父住在一起。茱莉身体里的艾滋病毒就来自这个叫做杰克的男人。”

  此时18岁的茱莉已经记不清和多少肮脏的老男人、流浪汉睡过觉。

  走到三楼的时候,达茜觉得似乎有人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喘不过气。狭窄的楼梯间充满了粪便的味道,捂着口鼻,她硬着头皮继续往上走。下楼时,达茜突然觉得楼道内恶臭的气味似乎来自某具腐败的尸体。达茜算了下,大概上个礼拜又有4名艾滋病患者离开了人世。

  摄于1995年。

  随着相处时日增多,达茜获得进入茱莉家的允许。“事实上,他们的房间里的确脏乱不堪,随意堆放的衣服,塞满烟蒂的烟灰缸,以及看不出来历的垃圾。”

  茱莉和杰克告诉达茜,“瑞琪尔给了我们活下去的理由。”“瑞琪尔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女孩。这一家人,很有趣。茱莉有点神经质,偏执而且喜怒无常,我觉得她有狂躁症的倾向。杰克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很容易被激怒。”在采访日记中,达茜写道。

[1] [2] 下一页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